<i id='2fu2r'><div id='2fu2r'><ins id='2fu2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2fu2r'><strong id='2fu2r'></strong><small id='2fu2r'></small><button id='2fu2r'></button><li id='2fu2r'><noscript id='2fu2r'><big id='2fu2r'></big><dt id='2fu2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fu2r'><table id='2fu2r'><blockquote id='2fu2r'><tbody id='2fu2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fu2r'></u><kbd id='2fu2r'><kbd id='2fu2r'></kbd></kbd>
    2. <dl id='2fu2r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2fu2r'><strong id='2fu2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2fu2r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2fu2r'></span><fieldset id='2fu2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2fu2r'><em id='2fu2r'></em><td id='2fu2r'><div id='2fu2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fu2r'><big id='2fu2r'><big id='2fu2r'></big><legend id='2fu2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2fu2r'></ins>
        1. 別瞭,姑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我很喜歡那個姑娘,因為她有一雙我至今為止見過的最美的手。襯著亮色的綠茶包裝,那手顯得蔥瑩玉白。

          那一刻,我知道我喜歡上她瞭。

          我初來新學校報到時,看到那手,我喜歡將這歸結於冥冥之中自有定數。

          我高興啊,跟嗑瞭藥似的,這一嗑就是三年。在定數的指引下,我和姑娘的事兒成瞭一半:就是我始終如一地喜歡姑娘,姑娘從來不知道有我。

          我自娛自樂,從晨暉踩到夕陽。時值畢業季,許是想著大學瞭,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再瞧上一眼。所以少男少女們的告白滿天飛,畢業禮物你傳我啊我傳他。在這玫瑰色的大背景下,我攢瞭三年的勇氣突然找到瞭回傢的路。我想送姑娘點什麼,隻是很單純地想送而已。

          也許是想等老得再也走不動路時,不會覺得遺憾吧。晚風拂過,我可以抖著蒲扇,對孫兒說,那夕陽,是你爺爺我曾逝去的青春。

          ……貌似想多瞭。

          我回過神,又仔細地瞧著街上形形色色的店鋪,佈偶店?會不會太老套,算瞭。文具店?會不會太幼稚,都要大學瞭呀。

          我一路走著,天哪,這都第幾傢瞭,奶茶店、玩具店、動漫手辦店、衣服店……終於,又再次走完瞭一條街。

          我有點泄氣,但一想到姑娘那蔥白瑩玉的手,似乎又渾身充滿幹勁。

          您好,請問需要什麼?我回過神,發現不知不覺中已進入一傢店鋪。我環顧四周,瞧著一條條精致的手鏈,似乎……還不錯!

          沒事,我自己瞧瞧。”“好,如果有需要,可以喊我。店員好脾氣地笑笑,許是因為這店隻有女孩子才會光顧的緣故。我彎下腰,湊近,仔仔細細地瞧著。忽地,我眼睛一亮,伸出瞭手,但卻碰到瞭另一雙手。我愣瞭下。

          對方是個女孩,短發。

          不好意思,你也要?女孩笑笑。

          ……”我瞧出瞭女孩的心思。但我覺得這條復古風的手鏈真的是很襯我喜歡的姑娘。

          如果可以的話能讓給我嗎?這手鏈隻有一條瞭,我上次來就很喜歡瞭。女孩很是誠懇。

          外面天快暗得差不多瞭,最後我拿著包裝好的手鏈,在店員譴責的目光下走出小店。

          我很抱歉,但歡喜更多。這一歡喜便又是兩個星期。送姑娘禮物這任務也是最終成功瞭一半:我買瞭禮物,有瞭對象,但不敢送。

          七月流火,真的是畢業瞭。但我在學校找來找去,姑娘卻找不到瞭。到最後,學校的人都走得差不多瞭,隻留下我站在校門口,手裡拿著裝手鏈的袋子。

          忽然,我又一眼看到瞭那天在店裡跟我爭手鏈的那個女孩。

          我看看手鏈,看看她。

          是你——”我走過去,將禮物強行塞到那個女孩手中,那天不好意思,我,總之,算瞭,給你吧。

          夕陽懶懶地打在這熟瞭的小鎮,我攥著那女孩執意塞過的錢,很是鬱悶。

          途經一小店,鬼使神差地多買瞭瓶不怎麼喜歡的綠茶,背著黃昏,沮喪地回傢,我想一個人靜靜。

          我自娛自樂著,抬頭,不自覺地停下腳步。

          那個手瑩玉蔥白的姑娘,她在等車。

          我飛快地小跑幾步,將綠茶塞到等車的姑娘手中。

          七月流火,熟悉的小鎮,襯著亮色的綠茶包裝,那手顯得瑩玉蔥白。嗯,果然還是這樣的好。

          你好,葉伊伊。在姑娘愣愣的對視下,我飛快地跑瞭,畢業快樂!

          晚風中,我飛快地跑著,背著黃昏,我就說嘛,冥冥之中自有定數。

          別瞭,我很喜歡的姑娘……